香港营商环境报告(二) | 制定《国安法》 维护香港社会稳定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来,「一国两制」一直是香港经济发展的基石。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香港长期保持有利营商的制度优势,加上其他有助竞争力的条件,并在背靠祖国、面向世界的定位上,香港成为国际金融、商贸和总部中心,以及主要投资、运输和物流枢纽。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来,「一国两制」一直是香港经济发展的基石。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香港长期保持有利营商的制度优势,加上其他有助竞争力的条件,并在背靠祖国、面向世界的定位上,香港成为国际金融、商贸和总部中心,以及主要投资、运输和物流枢纽。

HONG KONG BUSINESS

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及落实「爱国者治港」

有力维护了香港社会稳定和营商环境


持续十多个月的社会动乱令香港市民惶恐不安,更出现了鼓吹「港独」、组织抗拒中央管治、甚至勾结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分子。

一些乱港势力和激进分子通过选举进入香港特区政治体制,在议会内瘫痪议会的运作,阻挠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策划夺取立法会主导权,严重危害香港的宪制秩序,挑战国家主权。

面对严峻局面,2020年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同时授权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相关法律。同年6月3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当日生效。

《香港国安法》扭转了特区自2019年6月开始十多个月的乱局,暴力行为大幅下降,外部势力已见减退,鼓吹「港独」的情况不断减少。香港社会回复安宁和稳定,市民回复正常生活,经济和民生(除疫症原因外)可重新发展,广大市民的个人权利和自由再次得到保障。

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令香港社会恢复稳定

在建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上,《香港国安法》带来的效果,主要体现于两个方面。首先,香港自回归以来,未能就《基本法》第23条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立法,《香港国安法》填补了这方面的漏洞,清楚订明了四类危害国家安全的罪行。

此外,《香港国安法》强化了现行法律中针对恐怖活动的法律框架,订明为胁迫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区政府或国际组织,或者威吓公众,以图实现政治主张,组织、策划、实施、参与实施或者威胁实施造成严重社会危害的恐怖活动,即属犯法,令到执法部门于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的恐怖活动方面,有法可依。

在黑暴动乱前的40多年,罪案数字一直呈现下降趋势,这趋势被黑暴动乱完全破坏并逆转,令罪案数字在2019年上升了9%,2020年再继续上升约7%。《香港国安法》实施后,整体罪案下跌,最新的整体罪案总数(即2021年上半年)是30871宗,较2020年同期的32345宗减少1474宗(-4.6%)。最新的整体罪案与黑暴高峰期(即2019年下半年)的比较如下:

• 整体罪案总数由34007宗稳健回落至30871宗,下跌近一成

• 妨碍公安罪行由942宗大幅跌至28宗,下跌超过九成

• 纵火案由772宗大幅跌至159宗,下跌近八成

• 抢劫案由166宗跌至67宗,下跌近六成

• 刑事毁坏案由5066宗减少至3027宗,下跌约四成

修改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提升特区政府治理效能

近年,一些反中乱港人士透过特区选举制度进入特区的政治体制,从而利用公职人员身分,肆意进行破坏,瘫痪政府施政,甚至勾结外部势力损害香港的安全和利益。早前的乱象显示特区选举制度确实存在漏洞和缺陷。

为确保特区选举制度符合「一国两制」方针及特区的实际情况,令「爱国者治港」原则得以全面落实,有力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全国人大在2021年3月11日作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基本法》附件一《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及附件二《立法会的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

其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于3月30日通过新修订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完善了特区选举制度,为「爱国者治港」全面落实提供坚实保障。当「爱国者治港」原则得以全面落实,再加上《香港国安法》的全面实施,特区政府将可切实解决社会、民生、经济等各方面的深层次问题,达致良政善治、长治久安,而香港亦能为投资者提供更佳的营商和投资环境,并在国家「十四五」规划和粤港澳大湾区(大湾区)发展中共享发展红利。

金融市场运作畅顺,形势向好

自《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金融市场保持稳定,联系汇率制度及各个金融市场环节运作良好。港元兑美元汇率一直处于强方兑换区间,反映市场对港元的需求和信心。

同时,银行体系保持稳健,2021年第二季资本充足率为19.8%,主要银行的流动性覆盖比率为154.0%,远高于国际标准。尽管经济受疫情影响,坏帐率仍保持在较低的0.9%左右。

《香港国安法》的实施恢复了社会稳定和政治安全,并为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创造安全稳定和有利营商的环境,投资气氛向好。《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的一年(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本港的新股集资额超过5,000亿港元,较《香港国安法》实施前的12个月增加超过五成;港股平均每日成交额超过1,600亿港元,亦较《香港国安法》实施前高出近七成。同期,「沪港通」及「深港通」的北向平均每日成交额增加逾九成至约1,100亿元人民币,「债券通」北向通的平均每日成交额则上升超过三成至230亿元人民币,反映国际投资者继续透过香港投资于内地的金融市场。

在资产及财富管理业务方面,受惠于2020年的强劲净资金流入,香港的资产管理、基金顾问、私人银行及私人财富管理业务均录得大幅增长。截至2020年底,香港资产及财富管理业务的管理资产按年上升21%至接近35万亿港元,当中约三分之一的增幅来自净流入。持牌法团及注册机构经营的资产管理及基金顾问业务的管理资产上升20%,而私人银行及私人财富管理业务的管理资产则上升25%。资金来源方面,64%来自香港境外,凸显出香港资产及财富管理业的国际化。

债券市场亦保持蓬勃发展。2020年经香港安排的债券发行量达1,960亿美元,居亚洲地区安排国际债券发行量首位。在新兴的绿色金融方面,香港市场发展迅速,2020年在港安排的绿色债务融资额达120亿美元,创年度新高。

国际机构与商界对香港营商环境保持信心

香港优越的营商环境和稳健的金融体系也得到国际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认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在今年6月发表的《2021年世界投资报告》中指出凭借有利的税收制度、简单的上市程序、资本自由进出的安排和良好的监管框架,香港仍将是亚洲重要的金融中心和在内地投资的门户。

在《香港国安法》公布和实施初期,部分外国商会曾表示关注,担心《香港国安法》会影响香港的基础和核心价值以至营商环境,影响香港吸引外来投资和人才。亦有商会担心中美贸易摩擦会进一步升温。

然而,外国商会经过特区政府的深入解说及实际观察,他们原先对《香港国安法》的担忧已大大降低,他们现多主要聚焦疫情带来的挑战以及香港的机遇。例如,美国商会、英国商会、奥地利商会和马来西亚商会均认同香港对国际企业来说仍然是理想的营商地方。

而香港工商界对实施《香港国安法》普遍表示欢迎和支持,认为此举有助恢复社会秩序,对保障市民生命财产和促进社会繁荣稳定,起积极作用;也有助稳定投资环境,增强本地和海外投资者信心,推动香港重新出发。

香港金融界继续积极拓展本港和内地业务

对不少国际金融机构来说,香港是重要的盈利贡献市场。全球百大银行中,超过四分之三均在香港设行,而全球规模最大的20家私募基金当中也有15家于香港设点,其中不少更是地区总部事实上,不少金融机构在过去一年多均有在香港扩充营运规模,包括宏利保险在观塘租用接近20万呎办公室、友邦保险在尖沙咀租用新办公室以扩充业务、东莞银行在国际金融中心二期设立香港分行、海通国际迁入国际金融中心一期以扩充私人财富管理业务、Oakwise Capital租用中环中远大厦以开展家族办公室业务等。这些事实说明国际金融机构对香港金融市场的肯定。

为了令国际投资者和金融业界更准确地了解香港的实际情况,过去一年多,金管局通过举办和参与近100场研讨会,以及接触国际主要金融机构和相关业界人士,以大量详实可靠的数据和事实,向近30000名人士(当中三分之一为高级管理层)介绍香港的实际情况特别是金融业的发展,并了解和释除他们的疑虑。

综合金管局得到的回馈意见,金融界普遍认为实施《香港国安法》不会对金融业的日常运作有任何影响。更为重要的是,经历了2019年的动乱,实施《香港国安法》有助保障人身安全、重建社会秩序,恢复此前安全稳定的营商环境,令他们可以更专注于利用香港国际化具竞争力的金融平台,拓展香港和区域业务。不少报导均指出汇丰、花旗等多家金融机构因应内地金融开放和大湾区市场机遇正在香港扩充或增聘人员。这些实际行动正好反映金融机构对香港长远市场发展的信心。

美国等西方国家试图动摇香港稳定

遏制香港经济发展的行为不会得逞

过去两年,美国对香港作出的种种破坏、干扰行为,都旨在动摇香港稳定,遏制国家和香港发展。虽然这些行为或会对本地营商情绪造成一些短暂性干扰,但香港的一系列制度优势并没有受到影响,包括:

凭着这些优势,美国的遏华战略和无理行为根本不可能动摇香港经济的韧性和发展。

商品贸易方面,在2019年香港是全球第八大商品贸易经济体,在2020年升至第六位。香港商品贸易总额由2020年第四季开始反弹。香港货物贸易活动并没有受美国所谓的「制裁」措施所影响。事实上,由于输往美国的港产品出口总货值仅占香港整体货物出口中一个极小的份额(以2020年数字计约为0.1%),因此透过商品贸易渠道对香港经济的直接影响是十分有限的。

相反,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国家及香港的无理行为,最终只会损害甚至牺牲它们的企业及投资者的利益。随着美国挑起国际贸易摩擦,对香港的商品贸易顺差由2018年约310亿美元,下跌至2019年约261亿美元(-16%)。在2020年,美国向香港出口下跌23%,反观美国来自香港的进口大升67%,以致美国对香港的商品贸易顺差进一步下跌39%至约160亿美元。

此外,在9000多家有香港境外母公司的驻港公司之中,超过7000家是来自内地以外的地方。当中1560家来自欧盟、1398家来自日本、1283家来自美国、665家来自英国。这些公司在香港经营业务涉及范围甚广,在进入内地市场时与香港本地公司享有同等待遇。美国商会是香港目前最大的国际商会,而约85000名美国公民亦以香港为家。若美方认为单方面推出各种限制正常商业活动或人员交流的措施不会影响美国的整体利益,罔顾美方企业和投资者在香港和内地市场的庞大利益,完全是采取鸵鸟政策、自欺欺人。

香港金融体系已经与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紧密联系在一起,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功能。如果外国有任何冲击香港金融制度的行动,会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金融市场带来极大震荡。



如果还想了解更多我司业务及相关专业知识,欢迎垂询鼎亨商务专业顾问!


    网址:https://www.hkdingheng.com

    电话:0755-82323241


来源: